全本书屋>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> 总裁小说 > 神州纵横录 > 第五十章 终焉之地(十六)

神州纵横录:第五十章 终焉之地(十六)

小说:神州纵横录作者:傲侠云天

    锋利的爪子落下,血溅到了苏墨白脸上。他清楚地看见危难关头是不知道哪里生出来力气的吕正蒙扑向自己,两人抱成一团翻滚好几圈才避开了死亡的威胁。而鲜血的来源是吕正蒙的右臂,少年是用左半边身子的重量把他扑倒,右胳膊被利爪划伤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为为什么要救我苏墨白瞬间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他看着少年的眼睛,有解脱,有释怀,甚至还有松了一口气,就像欠债多年的人把积压的债务偿还清楚那样的如释重负。苏墨白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,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值得所有人前仆后继的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吕正蒙轻声对他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少年的嘴唇在蠕动,可苏墨白偏偏听不清他的声音,耳边都是轰鸣。巨狼咆哮带来的震慑余威犹在,原来他们人类对于野兽有超高的智慧和天赋,可在老黑林中,这个角色似乎对调了。

    吕正蒙并没有感觉右臂是难以忍受的剧痛,他甚至是摸到自己的伤口痛觉才传来,巨狼的爪子太过锋利了。生死关头,少年生出了惋惜的念头,没有杀死高世伟这个导致中北城被屠的北原叛徒。

    他所等待的死亡并没有如期而至,吕正蒙背着身,自然没有看到巨狼嗅了一下前爪上的鲜血,绿色代表狡诈的眸子中暴虐的愤怒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怀念与敬畏的神色。湿润的感觉瞬间传遍他的半身,吕正蒙这才发现巨狼轻轻低下头,用舌尖舔自己的伤口。

    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幕,一人一兽定格在这里,是无比的协调,又是那样的违和。协调的是巨狼舔吕正蒙伤口的动作是那样轻盈,小心翼翼;违和来自于人与野兽相差巨大的体型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,不理解巨狼的示好从何而来,吕正蒙惶恐地转过身,看见巨大的阴影慢慢降落。狼首低低地垂了下去,它趴在地面上,用头顶的毫毛轻轻蹭着少年的身子,传来的感觉如同裹在绸缎里。

    这这是怎么回事吕正蒙吓得一动不敢动,甚至大气也不敢喘,如此近的距离他能感觉巨兽滚热的鼻息。

    除非巨狼可以口吐人言,否则世上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当然,故去的某人除外。吕正蒙不知道,其实他是知道答案的。

    小心慌乱之中,已经分不清是谁人呐喊。

    巨大的黑影笼罩在众人上空,李振飞斜着身子搭弓挽箭,对天空中呼啸的巨狼腹部射了一箭,这是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未感受到过的压迫与绝望。锋利的箭簇精准无误地命中白狼腹部最柔软的地方,可足以洞穿一寸厚铁甲的箭矢在那里应声而断。它低下头,绿色的眸光中带着杀意。

    老将军小心吕正蒙看到了巨狼呲出的獠牙,这代表巨兽十分生气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来不及。李振飞听不到任何呼喊的声音,耳边缭绕唯有风声,气流与风压几乎让他站不稳脚跟。不要说巨狼的利爪,就凭它落地的威力,足以把人碾成肉酱。

    巨狼落地距离李振飞上空只有三尺的距离时,数道玄奥的符印凭空而生,水之秘术的幽蓝光泽照亮夜空的轨迹,在老将军上方铺连展开。只听一声轰然的巨响,玄固结界恰时被沈简施展而出,两者相撞威势如同山崩。

    一声更加高亢乃至嘹亮的嚎叫骤然反复,那只巨狼呲着牙,面部狰狞,被玄固结界阻挡的它极其愤怒,锋利的狼爪瞬间掏了上去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苏墨白是最熟悉玄固结界的防御力度的,可越是熟悉就越心惊,蓝色结界上方全部被狼毛的白色覆盖,那只凶狠的野兽又扑又咬,已经可以肉眼看到裂隙横生,可能下一瞬就会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这个空档已经没有时间让沈简再一次发动囊括所有人的玄固结界,匆忙之中她咬紧牙关,做了某个决定。掌心一火一水,左红又蓝两种颜色剧烈的迸发,同时气流在她脚下旋开,慢慢地把她推向半空。

    沈姨不要苏墨白知道使用这招秘术的代价,冲着那个缓缓上升的倩影大吼,无力与挫败感占据他全部的心房。

    只听空中传来一声极啸,白色的狼尾呈横扫千军之势在半空划出一个椭圆的弧度,离野兽保持一定距离的沈简想不到是这样的结局,她在半空中无处可逃,被巨大的狼尾命中,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简的躯体如一枝离弦之箭飞射而出,重重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双臂撑着着地面艰难地起身,颤颤巍巍随时可能倒下,忽然噗嗤一声,大口鲜血喷出。猩红的血液顺着草叶滴落,她身体没有一丝力气,欲起不能。受到重击与准备的秘术被打断,对她造成了极大伤害。

    苏墨白看见沈简的秘术被打断,已经不知道心里是喜是忧,也来不及思考这些,他视线中那只白狼正在对半个蛋壳一样的玄固结界发起猛攻,粘稠的狼涎已经顺着裂缝滴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完整的玄固秘术,否则李振飞完全可以脱身而出,不过眼下看无论逃出与否,老将军的生死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畜生纳命来

    你这个混账

    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。开始的那一道是提剑杀至的温思博,后面则是苏墨白,他身后跟着吕正蒙与温城,哑女因为没有任何作战能力被安置到远远的地方,而本来位于最后方的卫芜明则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除了温思博与苏墨白尚且有自保之力以外,其他人看起来颇有些送死的味道。可对于他们来说选择就是如此,可以站着死,绝不跪着生。讴歌勇气,就是赞美生命,这就是活着的意义。

    白狼放弃对玄固的攻伐,在它看来作为武者的温思博是最有威胁的。回身一声咆哮,嗡鸣声在耳边不停反复,温思博手中剑芒暴涨至三丈,他挥剑斩落,锋利的剑气已经遥遥在地上留下长长的鸿沟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草浆的芳香味道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一瞬间,白狼浑身毛发骤然变长,它蜷缩身子把头埋在中间,自己成了一个巨大的肉团,只留一根尾巴在后方。白茫茫的剑光斩落在上面,即使有巨大的躯体在前阻挡,玄固结界后接近的众人仍然被气浪的余波卷得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劈为二,温思博抬头看了一眼巨狼,发现除了掉落在地上长长的狼毫以外,这只野兽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。他心里一阵绝望,忍不住想,先前那些进入老黑林的人是怎样安然无事的呢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白色针毛雨把他覆盖。巨狼在剑光之后一改蜷缩的姿态,那些生长过长的狼毫猛然竖起,纷纷断裂急射如暴雨,那是比先前更加快速凌厉的攻势,温思博已经面对过一次,自然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他挥剑轻而易举地把狼毫全部击碎,甚至留有余力,这让他大喜,心想莫不是这只畜生已经竭力温思博这一次没有跳跃至上空,而是奔跑顶着持续不断的狼毫雨冲了过去,一浪接过一浪,他已经逼近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