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> 宅男小说 > 都市仓惶 > 第58章 人生大道

都市仓惶:第58章 人生大道

小说:都市仓惶作者:杨千意

    山下的人过一生,我也是过一生。在我还没有桑吉现在这么大时,战火遍野,我的所有亲人都死了,他们的尸骨埋在何处,我全都不知道。好在师傅把我捡到山上来,留下这条命,哎呦,想想,也有**十年了哦。

    老人说得很坦然,就像是说别人的故事,可凌颜望心里直哆嗦。鼓起勇气再看看远方,依然是自己熟悉的蓝天白云,城镇稀稀落落在无垠的大地上,世界就像从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枯瘦的手从皮毛里伸出来,指着脚下天空中的几只苍鹰:我的师傅,以及师傅的师傅们,他们死后的尸体都喂了这些鹰,鹰也会死,它们的尸体也会消失,世间生命反复,又能记得谁曾来过呢?只有在活着的时候,找到自己的使命。

    身处的白色世界,是万千年不化的雪山,这里的温度从没暖和过,没有春暖花开,没有四季交替。从亘古到如今,无数次雪飞,无数次寒风肆虐,无数流云跃过,日升月落,雪山还是最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凌颜望品味着老人的话,心里的苦依然没有消减,在痛苦里纠缠,不愿说出心里的悲凉与苦楚,冰冷的雪山又能对苍凉的大地说什么呢?静默,无语。

    头顶猛然洒下纷纷扬扬的雪花,桑吉正那铁锹往下铲雪,调皮地故意把雪花高高扬起,在石头屋顶大笑着:哈哈哈,哈哈哈,师傅,你今天比我的话还多,哈哈哈。

    老人也不回头,只抖一抖身上的雪花,摇摇头,眼依然望着远方,大声说道:桑吉,罚你中午做饭烧水。

    师傅,早饭还没吃呢?怎么就说中午的事啦!

    老人弯腰抓起雪在手里团一团,反手向桑吉扔过去:吃吧,这就是你今天的早饭。要吃饭,还不快点弄了去煮?

    哦,又是我煮。桑吉从房顶空翻而下,大声喊道:煮饭去啰。

    听着桑吉天真无忧的欢笑声,凌颜望心里的坚冰开始溶化,向这样一个十来岁的孩子,要是在父母身边,该享受多少关爱啊!

    这山顶只有师徒二人,自己的到来,完全是硬生生闯入了他们的生活,可他们没有责怪,一丝一毫的嫌弃都没有,桑吉会想他自己的母亲吗?现在不想,长大了也不想吗?

    老人依然慢条斯理地说着:尘子,你是在山下长大的人,看过花花绿绿的世界,你说桑吉就这样活一辈子,他该有遗憾吗?山下的世界他可是一点不知道的哦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,师傅,我不知道。说完,凌颜望又好奇地加上一句:师傅,你自来到这里,就从没下山?

    小时候有,跟着师傅下山化缘,后来不用化缘了,再没有下山,啊,得有七八十年没下过山了。下去干什么呢?山下是山下人的使命,我的使命就是守护吉祥天女,估计以后桑吉不用守到我这么久啰。

    为何?难道桑吉不是要继承师傅的衣钵吗?

    或许吧,等你用嘴吹动吉祥天女,就不用守啦!说着,老人侧头看着凌颜望笑笑:走吧,进屋去,桑吉一个人煮不好。

    放下厚重滚烫的铜碗,白玛多吉站起来,伸出枯槁的手:尘子,陪师傅方便去,啊,天已经亮了吧?

    侧耳一听,赫然发现,屋外的狂风已经停了。

    自从在雪隐醒来,凌颜望这是第一次在白天走出庙门,这几天里,他一直怕看庙里两位僧人的目光,更怕看见雪山外的世界,实在憋不住了,只在夜里轻手轻脚的出去,再悄悄地回来。

    打开门,刺骨的寒气马上侵袭全身,皑皑白雪在晨曦中银光闪耀,刺眼的白雪使得凌颜望不由自主地双眼紧皱。那东升的旭日正从远处的天际线爬上来,刹那间,世界亮了,站在雪山之巅,一目千里。

    流云就在头顶旋转,伸出手去,就能抓起流云。身外是一片洁白的世界,放眼山下,辽阔无边,无垠的大地在脚下铺展开去,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边,从山下到远处,色彩由单一的银白色慢慢变成浓郁的斑斓交错,山下也下雪了。

    世界如此安静,安静得只听得见脚踩在雪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如果大诗人李白到过雪山之巅,他一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‘不敢高声语、恐惊天上人’。大地、云海、一望无际,放眼远眺,除了蓝天流云与晨曦,所有的一切都在脚下。

    积雪过膝,白马多吉没走几步,停了下来,凌颜望跟着师傅回头看去,桑吉正拿着铁锹站在门边,脸上的笑容像晨曦一样温暖:尘子,昨夜一定是下了大雪了,师傅腿脚不便,我以前是铲开一条路

    白玛多吉捂着肚子:桑吉,快把铁锹给尘子,看不出来师傅很急吗?

    不给,我要清理屋顶,尘子,你那么高大,背师傅去,快点,不然师傅要拉身上了,哈哈哈哈

    孩子天真的笑声中,凌颜望一把抱起师傅,快速地在过膝的雪地里前进。

    好似有意要让凌颜望看看山下的辽阔世界,白玛多吉在背上拍拍:尘子,放我下来,难得的好天气,陪我站一站。

    晨曦照耀着老人慈祥褐黑色的脸庞,绽放笑意的脸沟壑交错,炯炯有神的目光依然灵犀,像翱翔天际的雄鹰一样俯览着苍茫大地。

    尘子,你从北面而来,你看,这么大的山阻断南北,可南边与北边又有什么区别呢?

    老人像是故意要把凌颜望拉入现实中。

    本不愿意抬眼看远方,既然已经认了师傅,加上本就忠厚老实,凌颜望瞄一眼雪山下,喉咙里只挤出一个字:嗯。

    冰寒之气找到一切缝隙往里钻,虽有厚厚的兽皮披在身上,依然感觉寒气凛冽,可老人像是已经习惯这寒天冻地的绝顶高处,泰然自若地站在雪地里。

    世上的事情也是如此,都想着绝处逢生啊,想着有如果、也许、可能,以为会有另一番景象,其实啊,从北到南,跃过了大山,还是一样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