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> 宅男小说 > 王爷盛宠:郡主太恶毒 > 相忘于江湖

王爷盛宠:郡主太恶毒:相忘于江湖

小说:王爷盛宠:郡主太恶毒作者:简音习

    在沉默了半晌之后,男子终于开口说话,声音缥缈,我哥哥在临死之前跟我说,他终于解脱了,他很高兴。

    仿佛话匣子一打开,就停不下来一般,男子继续道:其实我不是不知道,哥哥一直都很痛苦,他对我的感情也很复杂,他羡慕我嫉妒我,却也感谢我,也对我感到愧疚。他跟我说,就算得到了镇魂珠,他也不想要,因为活着对他来说太煎熬了,有了镇魂珠,无非是苟延残喘而已,他还是不能跟正常人一样,与其这样,倒不如死了算了。他死了,一了百了,却留下我一个人痛苦自责。我在想,是不是我没有照顾好哥哥,是不是我还没有尽力去找大夫帮他医治,是不是我太无能了

    壬潭远越说,声音里的自责和痛苦就越是沉重,上官初容不由抬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他的死跟你无关,你自己也说了,他临死之前感到的是解脱,他定然不会怪你的。

    壬潭远感受到肩上的温度,心中一阵难受,这是多年之后,她第一次这般主动接近自己,你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距离她住的地方并不近,而且还是大晚上的

    我来看看你,我想,也许这时候你的身边需要一个人。如果你不愿意看到我的话,我可以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你说得对,我这个时候确实想要有个人陪在我身边。只是他对上官初容却再不能跟从前一样了,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,他们两个怎么可能还跟以前一样相处?

    壬潭远不再说话,兀自喝起酒来,而上官初容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沉默地陪着壬潭远喝酒。

    风是冷的,酒喝下腹中,却是热的,良久之后,壬潭远看向上官初容,你如今跟他们还有联系吗?

    一瞬间上官初容就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,点了点头道:偶尔有写信。

    见壬潭远不再继续问,上官初容兀自道:其实自从他们离开之后,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再联系,直到后来昊黎的皇宫里进了一个妃子,是束方国君冲着镇魂珠派去的,我们这才有了联系。

    镇魂珠啊那个女人蔚王妃她还活着吧?一般人是用不到镇魂珠的。

    还活着,而且前不久刚生了孩子,是个女儿。

    壬潭远嘴角勾起笑意,却不知是苦笑还是嘲讽,不敢想象,他那样的一个人竟然还会成亲生子。

    听到壬潭远这般语气,上官初容心中一沉,你会继续找他报仇吗?他的父母和哥哥也是因他而死,当然也包括自己。

    壬潭远摇头,我太累了,这些事情不想再去执着了。他顿了顿,接着道: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清楚,他和他的母妃也是受害者,我的父母也有错,这笔账算来算去,谁又能算得清呢?

    上官初容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,起身道:有些人有些事,便相忘于江湖吧。

    说罢,上官初容起身离去,刚走了没两步,身后的壬潭远跟了上来,有些事情是该忘记了。

    到此番外便结束了,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陪伴。

    新文驭兽世子妃已经在连载中,编辑说这个书名会让人误以为是玄幻类,所以之后会改书名,感兴趣的亲们可以看一下

    简介:传闻数百年前,有一天才琴师能以音驭兽,一人可敌百万雄师。天才琴师死后,其后人皆研习音驭之术,却只能音攻,无法驭兽。

    数百年后,天才再次降临,甚至更盛前者,只是明珠蒙尘,谁有慧眼识之?

    人前她是端庄婉约,无可挑剔的千金贵女,除了乐音之外,诗书棋画样样出色。人后她却是让人头疼的野丫头,摸鱼爬树、坑蒙拐骗无所不为。

    而她坑得最深的,便是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那人。他本是天之骄子,璀璨明亮,如朝阳之晖,却任由她威胁驱使多年。既已入她之坑,此生便不愿再出。

    太子妃言诗云在一旁亦是神情复杂,却是沉默着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温悦汐和妙毒夫人赶到的时候,宫里的嬷嬷已经在给菱侧妃接生,而与此同时,有宫女正里面在端着药碗喂菱侧妃喝药,应该是怕她力竭导致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见着温悦汐和妙毒夫人赶来,段怀瑾神情恳切地朝着温悦汐和妙毒夫人揖手行了一礼,道:拜托两位了。

    段怀瑾身为一国太子,鲜少以这般低姿态跟旁人说话,如今见着他这般,一旁的候着的这些宫人心中都是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温悦汐和妙毒夫人并没有多说什么,径直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而外殿之内,段怀瑾、皇后和言诗云都是焦灼地等待着,里面传来嬷嬷让菱侧妃使力,而菱侧妃声嘶力竭的声音,皇后心中越发忐忑起来,万一要真是一尸两命

    只怕是不行里面的三个嬷嬷都是面露难色,眼下菱侧妃已经完全没力,这孩子怎么能出得来?

    这话菱侧妃自然是听到了,她转头看向一旁的温悦汐,声音轻弱,保住我的孩子。她的确是没力了,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温悦汐凝眸看着躺在那里头发已经全部打湿的菱侧妃,点点头道:放心,你的孩子会平安生下来的。

    听到温悦汐这话,菱侧妃神色略有些放松,只见这时候温悦汐抬眸看向另外一边的妙毒夫人,轻声道:师父,开始行针吧。

    妙毒夫人闻言点头,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银针,利落地扎下,妙毒夫人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难产的妇人,所以这套针法,她运作得很是熟练。

    果然,在妙毒夫人行针之后,菱侧妃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回来了,那些嬷嬷见状也是一喜,激动地鼓励菱侧妃再使些力气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